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
中国古典诗歌里的钟声意象

2016-7-18 12:18| 发布者: 网校在线| 查看: 1478| 评论: 0|来自: 搜狐教育

摘要:   法国画家米勒有一幅名画《晚钟》,画面上,一对青年夫妇正低着头默默祈祷,夕阳微弱的光线从背后投射过来,隐约可以看见他们沉寂而严肃的面容。画家抓住人物特定时刻的动作进行描绘,用以表现绘画语言无法描述的 ...

  法国画家米勒有一幅名画《晚钟》,画面上,一对青年夫妇正低着头默默祈祷,夕阳微弱的光线从背后投射过来,隐约可以看见他们沉寂而严肃的面容。画家抓住人物特定时刻的动作进行描绘,用以表现绘画语言无法描述的声音形象。注视着他们祈祷时沉静的身影,我们耳畔仿佛回荡着田野远方传来的钟声,那是缥缈、崇高、具有宗教意味的钟声。

  其实无论中国还是西方,钟声最初都是一种宗教性的音乐信号。不同的是,西方的宗教传统自始至终贯穿下来,在中国,钟声的内涵却有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。

  1

  钟在中国最初用于宗教祭祀仪式,这种钟声带给人的心理感受是恐惧、松弛和宗教性迷醉;也用于准宗教性的战争仪式,表达一种慷慨悲凉、置生死于度外的情感。

  2

  原始宗教在中国文化中衰退以后,钟声转而与庆典活动相关,造成一种阔大、热烈的气氛,比如《诗经·关雎》中的“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”,这是婚庆场合的钟鼓。

  3

  后来这类钟声演变成显示身份地位的象征信号,并具有了一定的装饰意义,王勃《滕王阁序》“闾阎扑地,钟鸣鼎食之家”,指的就是这层意义。

  4

  佛教传入中国以后,钟声的影响便由堂庙而入于山林古刹。寺院的钟声被赋予了一切皆空的佛教思想,逐渐变成人们反省、忏悔和探视内心、领悟生存的象征,也成为古典诗歌中频繁出现的意象。

  中国古人写“钟声”的诗句很多,其中多有脍炙人口的佳句。“钟声”以其特殊的存在方式,构成古典诗歌中一个独具兴味的审美意象。

  素有“诗佛”之称的唐代诗人王维佛学修养深厚,对于佛教“空”的本质有深切领悟,古典诗学的钟声意象在他的诗中得到最完美的展现:

  不知香积寺,数里入云峰。

  古木无人径,深山何处钟。

  《过香积寺》

  促织鸣已急,轻衣行向重。

  寒灯坐高馆,秋雨闻疏钟。

  《黎拾遗昕、裴秀才迪见过秋夜对雨之作》

  谷口疏钟动,渔樵唯觉稀。

  悠然远山暮,独向白云归。

  《归辋川作》

  回荡在云雾缭绕、古木参天的深山里的钟声,秋雨之夜遥遥传来的时断时续的钟声,震响暮色笼罩的山谷的钟声……这些钟声来自远离红尘的地方,穿透灵魂,召唤着人们回首青山白云,皈依佛家宣扬的空寂的世界本原。

  这种具有强烈佛教色彩的钟声意象在古典诗歌中随处可见,比如李白的《听蜀僧濬弹琴》中,以“客心洗流水,馀响入霜钟”表现蜀僧的琴声带给诗人的强烈净化效果:僧人临水弹琴,琴声正如流水,洗去听者心中的尘想俗念;琴声余响袅袅不绝,与霜天寒钟融合在一起,更让人有泠然超脱俗世之感。

  为了强化钟声这种听觉意象所特有的余音绕梁效果,也由于中国古典诗歌格外讲求韵外之致,钟声意象常常出现在诗歌的末尾。

  我们且依次分析下面几首诗:

  孟浩然

  《 晚泊浔阳望庐山》

  挂席几千里,名山都未逢。

  泊舟浔阳郭,始见香炉峰。

  尝读远公传,永怀尘外踪。

  东林精舍近,日暮空闻钟。

  诗人乘舟远游,晚泊庐山附近的浔阳。东晋名僧慧远曾在此山东林寺居住三十余年,结白莲社弘扬佛法,诗人对其非常仰慕。几百年后,日暮时分,诗人只听到东林寺中传来悠扬的钟声。一个“空”字,表现了高僧已逝、钟声空闻、诗人内心无限怀想、惆怅的复杂感情。

  常建

  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

  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

  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
  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

  万籁此俱寂,惟闻钟磬音。

  此诗是常建的名篇,从头到尾都围绕“清晨”二字,竭力突出古寺幽静的感觉。尾联“万籁此俱寂,惟闻钟磬音”,从听觉感受方面表现后禅院的幽静:万籁俱静,着实难以名状,于是诗人采用以动显静的手法,以“钟磬”的清音反衬山寺后禅房的幽静,收到“鸟鸣山更幽”般的强烈艺术效果。

  綦毋潜《过融上人兰若》

  山头禅室挂僧衣,窗外无人溪鸟飞。

  黄昏半在下山路,却听钟声连翠微。

  此诗前两句以禅室垂挂的僧衣、窗外高飞的溪鸟,渲染高僧住处的幽静,也表现了诗人无缘与之相见的惆怅。他于黄昏时分离开,行到半山,蓦然听到钟声响彻群山,不由得心惊神悸,驻足回首,只看到浑茫一片、幽深静谧的山林景象。“钟声连翠微”五个字,以形象、色彩和声音收束全篇。作者凝神聆听悠扬的晚钟在暮色苍苍、翠色千重的群山间荡漾,感到这经久不息的钟声似乎和萦绕山间的青翠岚气连成一片。一个“连”字,将听觉形象的“钟声”与视觉形象的“翠微”融合在一起,传达出诗人独特而又自然的感受。

  以钟声收束全篇的诗歌还有许多,像岑参《因假归白阁西草堂》“惆怅飞鸟尽,南溪闻夜钟”、贾岛《雪晴晚望》“却回山寺路,闻打暮天钟”,当然,还有张继那首著名的《枫桥夜泊》。

  钟声之所以对人的心灵产生其它音响无法比拟的警示效果,一个重要原因在于:钟声昭示着时间。僧侣以暮鼓晨钟为其每日必行的功课,古代也以钟鼓为报时的工具之一。

  钟声指示的时间,可以是日常时间

  比如李益《喜见外弟又言别》中“别来沧海事,语罢暮天钟”,钟声提示久别重逢、热烈交谈的亲人黄昏的来临、时间的流逝;韦应物《赋得暮雨送李曹》以“楚江微雨里,建业暮钟时”作为送别的背景,暮雨钟声中的送别让人黯然销魂。

  相比之下,午夜梦回,深宵无寐,耳畔的钟声更让人情何以堪!李商隐的《无题》诗首联即为“来是空言去绝踪,月斜楼上五更钟”,首句凌空而起,表现梦境的恍惚与短暂、梦醒后重寻无处的凄凉;次句宕开写景,朦胧斜月空照楼阁,远处传来悠长的钟声。月光的空幻、钟声的空幻,只是越发证实了梦境的虚幻。

  宋代词人晏殊的《玉楼春》表现思妇情怀,最为人所称道的一句“楼头残梦五更钟,花底离愁三月雨”,五更钟声惊破残梦,窗外飘着的春雨润湿花瓣,浸透离愁片片坠落。以雨声和钟声渲染离愁,婉转缠绵,深情一往,回味无穷。

  与提示自然时间相比,钟声更大的魅力在于,它常常作为精神时间的信号,展示出生命在时光中消耗、磨损的程度。

  在夕阳西下或黎明到来之时,从心灵深处提醒人们旧的结束或新的开始,引导人们思索“我们向何处去”或“何处是归程”等精神归宿的问题。刘禹锡有一首《元和甲午岁,诏书尽征江湘遂客,余自武陵赴京,宿于都亭,有怀续来诸君子》:

  雷雨江湖起卧龙,武陵樵客蹑仙踪。

  十年楚水枫林下,今夜初闻长乐钟。

  “永贞革新”失败之后,刘禹锡远贬朗州,十年后奉召返京,宿于长安近郊的驿站,听到皇宫之中隐约传来的钟声,百感交集,写下这首诗。

  他年轻时代曾经在朝为官,皇宫的钟声自然并非第一次听到,但此处却用“初闻”二字,是说自己十年放逐生涯之后,今夜又开始听到长安宫中的钟声。

  这钟声是那么熟悉,却又是那么陌生;这钟声,唤起他对往昔快意生活的回忆,也让他产生人生恍然如梦的感慨;这钟声,让他重新咀嚼“十年憔悴武陵溪”的痛苦,也触动他对同遭贬逐、已经逝去的朋友的悼念;这钟声还让他想到长安就在身边,朝廷就在眼前,让他意识到自己仕途之上也许即将出现新的转机……

  “今夜初闻长乐钟”,既非纯粹景语,亦非全是情语,它言浅语直,寓情于事,轻轻一笔,则千种心事,万般滋味,尽在钟声之中。

  钟声那缥缈而又严静的音律,最易和风尘碌碌、疲倦惆怅的心情结合在一起。它安慰着现实世界中遭受挫折、漂泊流转的人们,将其引入无限空阔的精神世界。钟声回荡在诗句之间,也震彻诗人的灵魂。

  严格地说,中国古典诗歌中的钟声尽管多是来自佛寺,但是它们已经部分地失去佛教意味,可以看作一种审美化的宗教幽灵。它表示着时间,更表示着一种特殊的时间;它表达了现实存在,更蕴藏着深沉的历史感与命运感,直到今天,仍然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。

相关分类

回顶部